产品分类
大厅还余下五六桌能预订
2021-03-28 10: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上海市餐饮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介绍,目前全市年夜饭预订量已达3成左右,国庆节一过将进入预订的高峰期。由于饭店普遍面临蔬菜、肉类、油类等原材料的成本上涨,预计今年年夜饭价格会上涨7%左右。“有些饭店虽然价格不变,但仔细一看,一些菜品更换了,或在分量上会有所减少,这其实也是变相涨价。”

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在包房里,其实点的菜和大厅消费一样,但有些饭店在摆放上会花些小心思,强调出包房的感觉,无形中也将消费拉高。“比如有些包房里,盛放甜品的玻璃杯下会再增加一个椭圆形的托举杯,里面放一小朵蝴蝶兰作为装饰,如此一来,价格就比单点一份甜品贵出不少。”

不过,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饭店工作人员说,饭店并不会强迫客人去包房消费,在预订的时候就已向客人讲清楚,设置“包房最低消费”也确实有市场需求,“有些市民比较追求生活品质,对吃饭环境要求较高,觉得大厅人太多太吵,会影响团聚的氛围”。

尽管最高院、“新消法”都明确指出,商家不得设立最低消费,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屡禁不止。消费者遇到此种情况究竟该如何处理?记者昨日采访相关法律人士获悉,个人维权面临着成本过高的问题。

消费者遇到此类问题,最常见的是向消费者协会投诉。不过,记者从上海市消保委了解到,“新消法”实行后,关于最低消费的投诉极少,不过,也有消费者会选择司法途径维权,向法院起诉商家。记者了解到,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了相关案例。不过,走司法途径维权,消费者面临着维权成本的顾虑,毕竟要考虑到时间和精力等问题。

在海逸海鲜滨江大道店,店员透露,包房有最低消费标准,小桌2000元,大桌3000元,大厅则没有。“不是有规定,说不能设置最低消费标准吗?”记者问,一名店员压低声音说:“一直都有的。”绍兴饭店龙华店店员则表示,包房是有最低消费的,但年夜饭价格尚未出来,具体多少现在不清楚。在丰收日中山公园店,记者第一次和店员联系时,店员说,有人均最低消费,每名消费平均在250元至300元。而再次与该店联系,问是否有最低消费时,又有店员说:“年夜饭是套餐,不叫最低消费标准,是250元/位。”

昨天,记者调查发现,在年夜饭市场,最低消费依旧是不少饭店的行规。在记者联系的12家饭店中,有4家明确表示年夜饭包房有最低标准。

汪鸫解释,首先要看包间消费是否有其它选择,除了套餐,还可以单点的话,就不算设立最低消费。而且套餐一般是商家打包推出的优惠,比单点要便宜,性价比相对较高,能达到商家和消费者的“双赢”。不过,如果商家限定包间只能消费某一种套餐的话,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就是一种霸王条款。

据《新闻晨报》报道,离明年春节还有4个多月,沪上年夜饭预订已紧锣密鼓地展开,预订量已超过3成。尽管今年2月,最高法曾明确规定,饭店设置最低消费属于霸王条款,但昨天记者以消费者名义联系的12家饭店中,绍兴饭店龙华店、老上海饭店南京东路店等4家饭店明确表示,依然设有年夜饭最低消费标准,有的在人均200元以上。不过,也有饭店对年夜饭是否设有最低消费避而不谈,而是强调套餐价格,10人份的售价在3000元左右,此举被消费者质疑是在变相推行最低消费标准。

杏花楼集团副总经理沈一峰透露,集团下属的老字号可接受年夜饭预订的有1000多桌,价格总体保持稳定,每桌基本在1500元至2800元左右,即便部分饭店的价格可能有所上涨,涨幅也会保持在5%左右,“现在餐饮界的趋势是面向大众消费市场,企业会有成本控制,但也会让利”。沈一峰说,为了让市民能更多感受到过年的气氛,在杏花楼、新雅饭店、南新雅大酒店等年夜饭上,还有舞龙舞狮队、民乐演奏和传统歌舞,现场表演助兴。

最低标准可谓是餐饮行业长期存在的潜规则。为何即便国家多次叫停,依然屡禁不止?

消保委则提出建议,解决此问题还是需要商家自律。汪鸫认为,法律规范出台的目的不仅仅是处罚,而是做一种引导和约束。相当于提示餐饮企业,“最低消费”实际是不合理也不合法的,消费者有权利对此提出异议。在汪鸫看来,餐饮企业完全可以通过更亲民更智慧的方式经营。尤其是国家出台八项规定、限制三公消费背景下,一些高档餐饮企业的日子已经不好过了,必须转型才能生存,“有些餐饮企业还是像过去一样高高在上,不接地气的话最终是要被市场淘汰的”。

“包房每桌最低3000元,大厅最低1800元。”记者与老上海饭店南京东路店联系,一名中年男子表示可以预订年夜饭,并报了价。随后他又表示,包房是有最低消费的,当记者对此表示疑问,并提出最高法有明确禁令时,男子显出不以为然的口气,还辩驳称:“哪里听说没有最低消费的?你去看看,这个事情是假的。”

有业内人士表示,主要还是包房的成本比普通大厅高,饭店只好将其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现在不少饭店的包房装修颇为考究,有些包房面积越来越大,里面摆放的东西也越来越多,除了有专门配备的服务员和餐桌、餐具,还有液晶电视,堪比星级酒店的洗手间,高档沙发、衣帽柜,有些甚至还会放一台钢琴在里面。装修越豪华的包房,人均最低消费也就会越高。”

今年春节时就订好了明年的年夜饭,当时酒店有最低消费,“新消法”尚未出台,明年去吃的话,酒店设立的最低消费算不算违法?

对于饭店普遍设置年夜饭套餐,且价格不低的做法,有市民觉得这其实也是变相的人均最低消费形式。“少的2000多,多的超过3000元,但实际上我们一起吃年夜饭的只有6个人。杨先生认为,饭店年夜饭包房不应设置最低消费标准,额外增加市民的开支。

此前,在最高法规定出来后,因设有最低消费标准而曾被媒体曝光的小南国这回在年夜饭的问题上态度谨慎。据小南国黄兴公园店店员介绍,今年小南国年夜饭由以往可以单点改为统一设置套餐,由于预订工作将于10月后才开始,对方并没有谈及套餐的具体价格。

市民陈小姐表示,因为不喜欢吃年夜饭时千篇一律的菜式,每年都会找可以单点的饭店来预订年夜饭,“饭店其实可以在年夜饭消费上不统一推行套餐的,只要提前交了押金,提前把菜点好,饭店到时就能提前准备”。不过,有餐饮行业内部人士认为,饭店套餐是春节期间减少市民等菜时间的特殊做法。

商家年夜饭推出3000元10人套餐,平均下来是每人300元,这算是变相设立最低消费吗?

让很多人看不懂的是,早在今年2月,最高法就明文表示,餐饮行业中的“包间设置最低消费”属于服务合同中的霸王条款,消费者可以依据法律规定,请求法院确认霸王条款无效。然而在订餐中市民发现,不少饭店依然对年夜饭设有最低消费标准。

对此,法律人士提醒,消费者维权要做好证据收集,例如保留好餐饮小票,拍下要求最低消费的告示,要求店方出具“最低消费”的说明等,以便于工商投诉或法庭诉讼。

对此,汪鸫表示,这种情况是合法的。提前预订属于商家与消费者达成的一个约定,因为一年的时间里,价格、成本都可能会上涨,也可能下跌,双方既然约定,就该承担各自的风险遵守约定。因此,按照约定实行最低消费是合法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更多饭店对于是否设置最低消费标准避而不谈,而是强调设置有套餐,“今年的价格还没有出来,估计和去年差不多,包房是3000元左右一桌,10人份套餐”。杏花楼黄浦店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她还解释,之所以推行年夜饭套餐,是因为大年夜吃饭的市民太多,饭店人手紧张,只好实行套餐,“菜的分量还是比较充足的,10个人吃没有问题”。

王宝和大酒店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从今年开始首次推出年夜饭团购券,大厅每桌2888元,包房更贵,每桌3888元,再每人赠送一只王宝和大闸蟹。

记者发现,不少饭店的年夜饭预订火爆。由于大年夜很多饭店都不设翻台,新雅饭店、绍兴饭店龙华店、上海老饭店等知名老字号年夜饭的包房更是“一房难求”。不过,苏浙汇、锦江饭店、王宝和大酒店等部分餐饮企业暂未开始年夜饭预订。“大概国庆以后菜单和价格会出来”,锦江饭店宴会销售部工作人员周小姐介绍。

“包房早已订满了,大厅现在还有点位子。如果实在要包房,只有等翻台,晚上7点半以后开始。”家住闸北的市民杨先生打算和女儿、女婿以及亲家一起过明年春节,昨日他到家附近的绍兴饭店大宁店预约年夜饭时,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随后,杨先生又联系上了杏花楼的黄浦店,店员透露,早在今年春节时,不少市民吃完年夜饭后就交付了1000元订金,将明年年夜饭预订好了,“现在包房已经没有了,我们不设翻台,大厅还余下五六桌能预订”。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52mmshow.com星空娱乐登录网站-信游娱乐平台网址-信游娱乐登陆地址版权所有